“洋垃圾”全球版圖變革
中國徹底説“NO”,東南亞拒收,出口國自救

2021年,中國對“洋垃圾”徹底説“NO”,自2017年中國發布“洋垃圾”禁令以來,被迫“接盤”的東南亞國家也開始拒收洋垃圾。

歐美等垃圾產生國不得不考慮將固廢業務的重點從貿易轉為回收,升級本國的回收體系、擔起處理本國垃圾的責任。這個過程中,越來越多的中國再生企業也開始到廢料的來源地設廠。

(本文首發於2021年1月14日《南方週末》)

2019年8月,浙江寧波舟山港金塘港區大浦口集裝箱碼頭,在對“洋垃圾”退運封箱前,海關關員核對固廢信息。 (人民視覺/圖)

請問,一位家住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女士喝了一盒酸奶,酸奶盒最終的歸宿是哪?

2017年之前,這個被扔到可回收垃圾箱的酸奶盒一般被定義為“中性塑料”,裝車前往1600公里以外的加州長灘港,進入航運集裝箱跨越大洋,來到中國。2017年之後,中國推行“洋垃圾”禁令,酸奶盒的軌跡被改變,被運往東南亞國家的港口,或留在本國被高價處理。

三年來,禁令不斷升級,2021年,中國對“洋垃圾”徹底説“NO”,禁止以任何方式進口固體廢物。180餘國簽訂的《控制危險廢物越境轉移及其處置巴塞爾公約》也在2021年增設規定,不只是危廢,各國有權根據自身情況,決定是否禁止進口廢塑料。

三年間,東南亞國家也發出禁令,垃圾出口國紛紛展開自救,“洋垃圾”進出口的國際版圖已經大變。

東南亞成為新“洋垃圾填埋場”

“洋垃圾”意為“進口固體廢棄物”,指不是本國產生的廢棄工業用品、日用品等,種類五花八門。禁令以前,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,每年有數千萬噸洋垃圾從美國、日本、歐洲、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遠渡而來。

2018年,中國拒收“洋垃圾”的第二年,“洋垃圾填埋場”轉移到了東南亞。2018年3-6月,馬來西亞當地環保組織陸續接到民眾投訴,奔波於巴生港、仁嘉隆鎮的回收工廠。

“中國‘洋垃圾’禁令後,我們看到了一場全球回收制度的崩壞,也看到了資源回收的迷失。”綠色和平馬來西亞地區發言人Heng Kiah Chun對南方週末説。

調查視頻中,在巴生港這一馬來西亞最大的港口附近,洋垃圾堆積成的塑料山丘出現在破敗的工廠內、街道旁、水窪上、叢林間。調查員戴着手套,艱難攀爬在大大小小的垃圾山上,撿拾出薄塑料袋、捲紙筒、破爛的宣傳手冊以及成堆的星巴克杯。

根據綠色和平提供的調查報告,在2018年第一季度,加拿大出口馬來西亞的垃圾廢料總量為9954噸,比2017年第一季度翻了一倍。

進口垃圾成災不只在馬來西亞,也是泰國、越南、菲律賓等國的困擾。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統計,東南亞聯盟國家(ASEAN)在2018年的廢塑料進口量相較2016年增長了171%,總量由83萬噸上升到226萬噸。

位於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垃圾回收商Vincent Chung告訴南方週末,在近兩年馬來西亞接收的洋垃圾中,廢塑料問題最為嚴重。“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